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沈月乔徐怀瑾 > 第353章 出事了
    她顿时感觉自己像被人拿把无形的刀架在脖子上。

    这种上不去也下不来的感觉,可太难受了。

    反派大佬这副不想继续伪装下去、只想跟她摊牌的样子,沈月乔索性破罐子破摔了。

    “……若是以前我不曾接触过徐家,或许我会惊讶。可我去过平安镇你家里,那房子十分的旧,你们看起来也确实真的好像过的很艰难。”

    “可实际上,龙凤胎的日子过的很好。小玖甚至都开蒙了,平时练字用的都是纸笔。”

    徐家那样的境况,徐怀瑾一个要照顾生病的母亲和一双弟弟妹妹,虽说谢氏当年会有些积蓄嫁妆,但这些年一直病着,怕是花的也差不多了。

    徐怀瑾能供自己读书已经很了不起了,还能给年仅五岁的弟弟买笔墨纸砚。

    而且毫不吝啬。

    俗话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看一个人用东西的习惯,就大概能知道他的经济情况了。

    可小玖却完全没有抠抠搜搜的小家子气。

    家里真的揭不开锅了,饥一顿饱一顿,怎么能养出他天真无邪的样子?

    再一个,徐家那院子看似破破烂烂的,几间屋子包括灶房,却修的好好的,门窗半点没有漏风的样子。

    他们家烧炭也是毫不手软。

    其实线索很多。

    之前徐怀瑾忽悠她说,是他从各种诗会上赚来的,她知道那是他的借口,也懒得深究,便顺着他糊弄过去了。

    可真要追究起来,其实破绽还是很多的。

    只不过外人没有机会与他们接触,很容易被那个破破烂烂的院子的假像给蒙蔽了。

    想到这里。

    沈月乔叹了口气,“怀瑾哥哥为何要选这个机会与我说这些?”

    “只是觉得小乔聪明,你总在我家里进出,早晚是要发现破绽的,与其等你自己发现,倒不如我告诉你,更好。”

    其实他还有另外一层目的。

    揭破这一层,他以后就可以什么时候想来就来。

    不需要顾忌会因为自己的突然出现吓着她了。

    “……”沈月乔,“怀瑾哥哥是在糊弄我?”

    我信你的鬼,糟老头子坏得很。

    “母亲不知道,她一直以为我把她的首饰当了,才去松阳书院读的书。”徐怀瑾不禁莞尔。

    “总之,有些事情还不方便告诉你,不会小乔只要记住,我不会害你便是了。”

    沈月乔嘴角抽了抽:所以你这大半夜的闯我闺房,就为了这?

    这点事白天它不能说么?

    ……好像,白天说就没那么有说服力了?

    沈月乔叹了口气。

    徐怀瑾眸光温柔的打量着她,然后就在沈月乔不明所以的目光中,返身走到梳妆台前,把白日里刚送来的首饰盒拿了出来。

    熟练的拿出里面的小小首饰盒,并且掏出了那块暖玉。

    “这块玉是母亲的陪嫁,这些年一直舍不得拿出来,上次你让牛掌柜送了分红的银子去,母亲便说要把这玉给你,拦都拦不住。”

    他说着顿了顿,拉着沈月乔的手心将暖玉放在上去。

    若有所指的道,“你若是送回去,母亲会伤心的。”

    被他这么一通说,沈月乔到嘴边的话倒是不好说了。

    照反派大佬这说法,她要是往回退这玉,一来他母亲伤心,二来他们很可能把分红的银子也给退回来。

    她好不容易找到个机会能长久的光明正大的塞钱,对吧,怎么能前功尽弃?

    不对。

    反派大佬都跟她摊牌了,她还用的着这么费心费力的帮他打掩护么?

    也不对。

    以前是她一厢情愿的给他打掩护,现在的情况变了,变成了在他知情的情况下给他打掩护。

    要是她这掩护打不了了,会不会升米恩斗米仇?

    这个念头闪过脑海,沈月乔不禁一个激灵。

    下意识就抓紧了暖玉!

    “瞧把你给吓的。”

    徐怀瑾好笑的在她鼻头上轻轻刮了下,“好好睡吧。你担心的事情都不会发生。”

    话音落。

    感觉到大掌在她发顶上揉了揉。

    随即周遭的亮光就灭了,夜明珠被塞在她手中,随即又听见了那阵风声。

    事情发生的太快,沈月乔都没有反应过来。

    但人却不见了。

    好一会儿,她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她担心的事情?

    徐怀瑾说的她担心的什么事情?

    难不成他知道她担心的事?还是他误会了什么?

    沈月乔暗暗惊出了冷汗。

    但这会儿人已经走了。

    她无从问起。

    她便这么紧张了一会儿。

    到底是敌不过困倦袭来,没多久又睡了过去。

    正常来说,大年初一是要早起的。

    沈月乔睡的迷迷糊糊被摇了起来。

    要去给沈老爷子请安。

    大家都一样。

    她被采芹给摇醒,采竹和采俏已经把衣裳都给她准备好了。

    魏妈妈也在旁边指挥着。

    很快,半梦半醒的沈月乔便被安排的明明白白了。

    不过,到了宁福堂发现大家都这样,她也就平衡了。

    所幸这一早请安只是个例行公事,取个好兆头。

    完事大家就都又回去歇着了。

    下午才会有客人上门。

    沈月乔不到中午便醒了。

    趁机进去空间看了看。

    空间里的时间流逝和外面的完全不一样。

    她昨儿个才放进去的辣椒籽已经长出苗苗了。

    上次人参长的速度都没这么快。

    难道是因为人参灵芝是药材,生长周期长,而辣椒是食物,所以长得快?

    她也一时间没有答案。

    午后,沈泰带着林氏还有沈隽携礼去了一趟知州罗夫人府上拜年。

    并没有坐太久便回来了。

    而后便又有客到,不过都是沈家生意场上的认识的那些人。

    倒是不用女眷招待。

    正月初一没什么大事,天气冷也没什么好做的。

    沈月乔起来了也只是收拾了一下,便坐在房里看书练字。

    练字这种是要做给别人看的。

    过去原主写的一手狗爬字,上次她写的是簪花小楷,总得装装样子,要不然别人是会起疑的。

    她也没什么字帖可临摹,便干脆默写《春江花月夜》。

    这诗号称孤篇盖全唐,可是十分厉害的。

    不过,字也多。

    一个字一个字慢慢写,足够她消磨半天时光。

    不过,没等她把这《春江花月夜》写完。采俏便神色匆匆的快步从外头走进来。

    “姑娘,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