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去阁 > 修真小说 > 天道雷霆 > 第53章 晶体,等候
    叶若水身子颤颤发抖,此刻她已是脸色惨白,看向陈楠的眼神中充满了恐惧:“陈楠,杀了我你会后悔的!”

    “我后悔你妹!”

    陈楠一把揪住她衣领,另一只手抬掌便朝他脑门拍下。(

    看着陈楠手掌越来越大,眼看自己就要命丧他手下,叶若水无比恐惧的大叫了起来:“别杀我,我是叶依依的亲姐姐!”

    陈楠停手了。

    他双眼盯着叶若水,冷笑道:“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鬼话吗?”

    “我有证据证明!”叶若水说道。

    陈楠皱眉盯着她:“什么证据?”

    “我和她是双胞胎姐妹,父母都是习武之人,我们刚出生不久,家里就被仇人血洗,全家上下差不多死光了,只父亲护着我们姐妹两,拼死杀出了一条血路,却也因此重伤垂死。至于后来,我们姐妹为何会分散,我就不知道了,这些事,我都是从父亲留下的血书中得知的。”

    陈楠点了点头,淡淡的道:“编,你接着编,我看你还能编的多精彩。”

    “我没撒谎!”

    叶若水是真的感受到了陈楠的杀意,拼命摇头道:“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把我父亲留下的血书给你看。”

    陈楠冷冷的盯着她,伸手道:“拿出来。”

    叶若水手指上有个储物戒指,她从中取出一块写满紫黑色字迹的布料,递给陈楠说道:“这是我养父养母捡到我时,在我的襁褓中发现的,当时那里只有我和父亲的遗体,依依她已经不知所踪。”

    血书上的字迹,果然是已经干了的血液。

    陈楠接过血书一看,上面的内容与叶若水所说的果然一致,只是,上面并没有提及叶依依,只说叶若水有一个妹妹,叫做叶若雪。

    叶若水感觉到陈楠不太相信,连忙说道:“若雪就是你师妹,她肯定是后来改了名字的!”

    陈楠冷冷一笑:“我凭什么相信你?”

    “只要你放过我,以后总有一天会找到证据的。”叶若水说道。

    陈楠冷哼一声,指着血书说道:“你父亲的血书上说,你和叶若雪的生日是六月十二,可依依的生日是六月十五,如果你们真是双胞胎姐妹,生日怎么可能不是同一天!”

    “我……”

    叶若水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忙道:“肯定是她的生日弄错了,肯定是。”

    陈楠沉默了片刻后,甩手道:“看在依依的面子上,我再饶你一次,下次如果还敢跟我作对,我决不饶你!”

    如今这种情况,陈楠也不能真将她给杀了。

    毕竟,叶若水说的那些话,也不是完全没道理,如果现在将她杀了,到时候她真是叶依依的亲姐姐,陈楠也不好跟师妹交代,尽管叶若水有错在先,可这毕竟是血浓于水的亲情。

    “你走吧。”

    陈楠没有将血书还她。

    他要将其带回去交给师妹,还要问一下玄天机,看他知不知道当年的事情。

    看了眼陈楠,叶若水转身离开了。

    暗中一直敌视陈楠的郭七夜,看到叶若水离开后,只是皱了皱眉头,而后便继续往大山深处进发。

    陈楠跟赵寒也没有再加速赶路,而是与众人同行。

    赵寒显然也发现了一直窥视这边的郭七夜,对陈楠说道:“这货是个强劲的对手。”

    陈楠耸了耸肩,道:“要不你去宰了他?”

    赵寒朝他竖了个中指:“丫的尽出馊主意,等我宰了他,那宝物早落在别人手里了。”

    “知道你还废话,快赶路吧!”陈楠道。

    这时,一旁的郭七夜居然主动走了过来,不过不是敌对,而是抱拳道:“两位兄弟,我叫郭七夜。咱们这样走太慢了,不如我们三人联手,加速往里面进发。以我们的实力,就算遇上强大的对手,相信也足以自保了。”

    “我随意。”

    陈楠看向赵寒,道:“你呢?”

    “走吧!”

    赵寒直接跳上了飞剑。

    郭七夜也是修真者,自然也是御剑飞行,唯独陈楠最悲催,只能让黑毛鸡驮着,成为了黑鸡骑士。

    由于三人是在空中飞行,一路上看到了不少修炼者,都在往丛林深处赶去,但由于是走路,速度慢了不少,全被陈楠他们给甩在了后面。

    又往前飞了大概五里路,气温渐渐降了下来。

    赵寒面色凝重,说道:“温度越来越低,估计快到了。”

    然而就在这时,突然一道大吼声传出,无比浓烈的死亡气息席卷而来,赵寒连忙说道:“这是御尸宗的地盘,周围肯定是有他们的战尸守护,飞行目标太大,快回到地面。”

    三人一鸡都快速降落,可是终究还晚了一步,被附近的一只战尸给发现了。

    三人刚一落到地面,那只战尸便张开血盆大口,挥舞着锋利的双爪,爆发出无比凌厉的杀气,朝陈楠他们扑杀过来。

    这只战尸,生前恐怕是彻地境界的高手,气势非常强大。

    郭七夜由于站在最前面,首当其冲,眼看战尸杀来,他急忙催动飞剑抵挡。

    可仅仅一爪下去,飞剑便被震飞了,而这只战尸的爪子却丝毫无伤,依旧杀气腾腾的朝郭七夜冲来,危急关头他打出一面法宝盾牌,结果哐当一声,盾牌被反震回来,击打在郭七夜胸口上。

    “噗……”

    郭七夜口吐鲜血,身子倒飞了出去。

    出奇的是这战尸并没有追杀他,而是朝赵寒冲去。

    “杀!”

    赵寒催动飞剑,一米多长的飞剑在刹那间暴涨,化成了十米长的巨剑,震动虚空,朝战尸脑袋迎面斩下。

    “铿锵!”

    火星四射,战尸后退两步,而后再次往前杀来,居然没有半点损伤。

    陈楠心中震动。

    郭七夜展现出的实力,跟赵寒一般,也是御道七重,但实际战力却能威震八重天,甚至九重天的高手。

    可就是这样一名青年高手,仅仅两招便被战尸给震飞了出去。

    可见,这只战尸实力有多强!

    有了郭七夜的前车之鉴,赵寒虽然处处小心,可也根本无法与战尸匹敌。

    眼看赵寒已经难以抵抗了,陈楠运起内力冲破手指,一道血箭射在魔刀之上,纵身一跃朝战尸迎面砍下,喝道:“兄弟让开,我来斩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