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诸天打工人 > 002 崇祯二年的日记
    “崇祯二年,五月初一,姑且就先用这个时间标准吧,没办法,历史不好,实在记不得这是公元多少年了,今天是来到这个世界第一天,今天住了有福客栈,吃了烤鸭,烤鸭很好吃,也很便宜,吃着很香。”

    “崇祯二年,五月初二,今天是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二天,宅在屋子里,安静地听着楼下各种八卦以及窗户外街道上的各种声音,感觉这个世界好像两极化很严重,公子哥儿都是在风花雪月,而百姓基本上都只是在盘算明天吃什么。”

    “崇祯二年,五月初三,小雨,古代下雨真的很难受,客栈这种木头屋子一点都不耐潮,雨从早晨下到晚上,睡觉都感觉被窝是湿的,难受。”

    “崇祯二年,五月初四,阴,今天没雨不过多云阴沉的天总是让人心情烦躁,唯一一点让人高兴的是,有个叫阿福的年轻人来找,说是有位小姐想要约见自己,有点担心,这会不会是仙人跳?思考再三,决定先不去了。”

    “崇祯二年,五月初五,接连阴沉了两天后,终于放晴,沐浴阳光的日子真舒服,今天下楼了,在菜市场走了走,和一些卖稻米的农夫聊了聊,这个时代的大米产量才只有每亩两百斤,这么少?看着那一张张捧着稻米如同捧着孩子的老农,突然怀念感恩袁爷爷。”

    “崇祯二年,五月初六,那个阿福的又来找了,还是不想去,然后在客栈中又待了一天。”

    “崇祯二年,五月初七,不知道从哪儿来的消息,客栈全都在讨论西北造反的事情,说是出了个闯王,闯王,是李自成吗?这家伙这么早开始造反了吗?”

    “崇祯二年,五月初八,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满七天,虽然还有很多东西不太懂,比如朝堂上的各种乱七八糟的官位,不过各种生活细节也了解的差不多了,今天是最后一天宅着了。”

    “崇祯二年,五月初九,今天早晨看了一眼左眼投影中的工作内容,目前来说,最适合自己的应该就是第一项工作了,话说,周妙彤一晚上就值20块,是不是有点太便宜了?教坊司上午休息,下午开始营业,晚上最热闹,为了不引人注目,所以晚上去的,晚上去的时候,二楼似乎没挂周妙彤的牌子,听老鸨说,周妙彤得十天之后才挂牌子,盲猜大姨妈来了。”

    “崇祯二年,五月初十,昨天是人生第一次教坊司,不太好意思,看了一圈就走了,今天决定再去看个仔细,教坊司的点心很好吃,就是有点贵。”

    “崇祯二年,五月初十一,今天教坊司来了一群新人,有一个会弹琴,很好听,她主动邀请我去听琴,我去了。”

    “崇祯二年,五月十二,昨天那个叫王韵儿的琴声实在太好听,不知不觉就听睡着了,余音绕梁,太好听了,今天还要再听一天。”

    “崇祯二年,五月十三,自己不能再免费听琴了,老鸨说自己长得好看,可以免费两天,可不能一直占便宜,人家姑娘也要赚钱,嗯....他们想要我的银子,可我舍不得,今天就只在教坊司吃了点心。”

    “崇祯二年,五月十四,今天看到有人在教坊司闹事,然后有锦衣卫来,直接把人抓走了,别说,这锦衣卫的衣服和绣春刀真挺好看,好想弄一把那样的刀。”

    “崇祯二年,五月十五,很意外,今天碰到了沈炼,他是从侧门进来的,匆匆一瞥,还是老鸨叫出了声,这才认出来,还别说,和电影里长得一模一样。”

    “崇祯二年,五月十六,距离周妙彤挂牌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心情有点激动,不过莫名想起昨天看到的沈炼的脸庞,自己要是睡了周妙彤,这家伙会不会来砍自己?应该不会吧,周妙彤的客人那么多,不差自己一个,不过...自己这么帅,实在有点突出,保不准啊,莫名有了危机感。”

    “崇祯二年,五月十七,早晨起来,例行看一眼右眼投影的货架,看着那个随机强者皮肤,很犹豫要不要现在买,目前的形势,自己要是想要完成七个工作,一定是需要强大的力量的,可晚一天买,自己就能晚消费一天,人穷,只能精打细算,只是....这个随机有点让人不安心。”

    “崇祯二年,五月十八,今天花钱买了随机皮肤,总得先试试,否则关键时刻不好用那就糟糕了,还别说,这皮肤很不错,穿上之后直接变个人,超厉害,不过想要发挥出这件皮肤的所有威力,还需要一把剑。”

    “崇祯二年,五月十九,昨天去铁匠那里定制了一把刀,唐刀样式,其实那皮肤用剑,不过自己心理的习惯更喜欢唐刀,感觉更帅气,刀和剑,对于皮肤的技能来说应该也差不多。”

    “崇祯二年,五月二十,今天是第十天了,怎么周妙彤还不挂牌?问了老鸨,老鸨说生病了,偷偷看了一眼,好像在咳嗽,真的生病了,好吧,那就再等等。”

    “崇祯二年,五月二十一,铁匠铺的铁匠还是很有效率的,唐刀锻造完成,淡蓝色的刀鞘,长直厚的刀身,锋利的刀刃,铁匠说是违禁品,为了它整整消耗了七十两银子,补充说明,又花了一块钱换了一百两银子,得说,京城的消费水平很高。”

    “崇祯二年,五月二十二,今天去了教坊司,周妙彤病没好,然后去了城外练习刀法,虽然不会刀法,不过穿皮肤的时候还是有些心得的,皮肤的武功经验等不会分享给自己,使用皮肤就如同点键盘上的A键,不过毕竟是亲手点下去了,心理还是有些感受,想要试试。”

    “崇祯二年,五月二十三,昨天跟着那股穿戴皮肤时的感受劈了一天的刀,手臂好酸。”

    “崇祯二年,五月二十四,今天又去了教坊司,周妙彤依然没好。”

    “崇祯二年,五月二十五,周妙彤还是没有挂牌,继续出去练刀,不过感觉没什么进步。”

    “崇祯二年,五月二十六,周妙彤,你的病什么时候能好?”

    “崇祯二年,五月二十七,看了一眼还在养病的周妙彤后,花了五十两银子去找了个镖局镖头,让他教自己练习刀法,感觉自己不能继续凭着感觉瞎练,得有人指导。”

    “崇祯二年,五月二十八,有人指导,练刀好轻松,那个镖头夸自己是天才,一点就通,其实只是因为找到了正确的方法,心中那种穿皮肤的感受一下子得到了释放,可惜皮肤太贵,不能一直开着。”

    “崇祯二年,五月二十九,看着还有两天就要第一次扣月供的信息,心理很着急,这个月光花钱,还没进项呢!”

    “崇祯二年,五月三十,今天去了教坊司,老鸨说周妙彤最晚后天就能挂牌,心理很高兴。”

    “崇祯二年,五月三十一日,老鸨说,周妙彤明天挂牌。”

    “崇祯二年,六月一日,今天,周妙彤挂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