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诸天之我上我也行 > 第五十六章 坏事
    李鑫回到家中,先是去厨房的水缸中舀了一瓢水,吨吨吨,一边灌一边在堂屋中寻找着葛二蛋的身影。

    “二蛋!二蛋!”

    但片刻后,却始终无果。

    旋即他只好把视线放在了凉棚下,坐在石磨上低头玩弄布鞋的苗子身上,皱眉问道:“人呢?”

    苗子闻言先是本能的一激灵,然后有些忐忑的抬头迎上麦子凌厉的眼神,弱弱的回道:“他不听劝,我没看住他!”

    尔后又十分气恼的和李鑫详细描述了葛二蛋这两天的恶劣行径。

    大概意思就是其居安不思危,什么早就忘了葛家村的悲剧惨状了,忘了自己当初许下的誓言了,忘了离乡时背负的使命了等等。

    总之,中心思想就四个字:重色轻友。

    “行了,现在说这些没用,还是赶紧把他找回来!

    最近街上又开始莫名其妙的严查,这个时候出去,尽给我捣乱!”

    苗子悻悻的点了点头,接过李鑫手中的葫芦瓢,一边朝厨房快速跑去,一边说道:“麦子哥,我和你一起去。”

    虽然通缉名单上没有两人,但平时李鑫出门也非常的低调,因为保不齐会碰到认识自己的二鬼子,毕竟小街镇拢共就这么大点地儿嘛,还天天转来转去的。

    如果这要是被抓住了,岂不是得不偿失,所以出门前李鑫照例给自己和苗子伪装了一番,以至在人群中不那么显眼。

    …

    下午近三点,也是一天中太阳最烈的时候,昏黄的街道上,苗子拉着李鑫的衣角,畏畏缩缩的跟在他的身后。

    两人几乎找遍了附近能摆摊的地方,但都不见葛二蛋的身影。

    于是,李鑫站在原地思考了片刻,然后拍了拍一旁担惊受怕的苗子,安慰道:“别多想,他可能卖完走了。”

    随即拉着苗子朝他猜测的赌坊走去,因为这是李鑫能想到的,葛二蛋最有可能的去处。

    两人不紧不慢的走在坑坑洼洼的土路上,很快便来到了目的地。

    真不愧是赌场,门庭若市啊,刚到近前就看到正门前闹哄哄的,卖糖葫芦的,卖干货的,买水果的,离谱的是还有个算命的。

    这看起来不大的赌场,引流量倒是蛮大。

    小小的门脸,左右两边还分别站着个看门的。

    反正李鑫觉得有些多此一举,不过这都与他无关。

    他停脚从兜里掏出了五块钱,然后转身塞给了跑神的苗子,小声交待道:“你就守在这儿,有什么动静马上进来告诉我。”

    见她点头,李鑫也不再犹豫,转身踩进了赌坊。

    果不其然,李鑫进门,一掀开布帘子就看到了葛二蛋那张熟悉且凸出的脸,非常具有代表性。

    娘的,外面通缉令满天飞,他还有心思在这赌钱。

    李鑫见着这幕气的不行,大步走上前去,拉起数钱的葛二蛋,气狠狠道:“你还赌!”

    葛二蛋和桌子上的其他人一样,一开始也没反应过来,但见他被拉着离开了板凳作势要走,桌上的牌篓子们则瞬间反应了过来。

    只见一个膀大腰圆的大汉,瞪着双铜铃眼,一把拽住了葛二蛋那瘦弱的胳膊,气急道:“别走啊!这圈还没完呢!”

    其他人也附和道:“就是啊,赢了就想跑啊!”

    此时,葛二蛋也回过神来,左看一眼右看一眼,有些举棋不定。

    一方面是自己出来赌钱让家人担心,心存愧疚。

    一方面是好不容易赢了这么多钱,可以减轻一下麦子的负担,如果现在走了,桌上的本金就收不回来了,血亏啊。

    他葛二蛋什么时候被白嫖过!

    于是,他索性想了个折中的方法,看向李鑫,开口道:“都赢了这么多了!最后一圈!最后一圈!”

    李鑫感受到牌桌上七个大汉那一副不好惹的目光,又想起了进门途中的好几个打手,于是从心的松开了紧抓葛二蛋的手,然后装作无事的左右扫视了一眼,默默的站在了葛二蛋的身后。

    葛二蛋见状一喜,挪了挪屁股,抓着一把钱在众人眼前晃了一圈,而后痞里痞气的喊道:“最后一圈了啊!来来来!”

    永远不要相信牌桌上的话。

    一刻钟后。

    李鑫坐在葛二蛋的旁边,压住他准备下注的手,笃定道:“最后一圈!”

    “放心!”

    …

    然而正当李鑫看的津津有味之时,苗子却突然冲了进来。

    一进门她就锁定了麦子,然后惊慌失措的跑到他的身边,俯身在他的耳边说道:“外面有当兵的!快走!”

    大抵没想到霉催儿事会这么碰巧,李鑫听到后先是一怔。

    不过他也迅速的反应了过来,抓住葛二蛋的胳膊就用力一捏,并用眼神示意他危险来临。

    而葛二蛋见俩人的焦急神色,也是秒懂,知道了事情不妙,所以他没有再拖拉,揣着钱就主动起身跟俩人离开。

    但是三人还没跨过门槛,才掀起了门帘子,就看见查五和他的狗腿子已经朝正门而来。

    而且就快要到了。

    现在出去就等于是往枪口上撞。

    所以三人见状又瞬间折返而回,站在赌坊内搜索起能藏人的空间,同时,脑子飞速运转思考起解决困境的对策。

    突然,李鑫灵光一闪,伸手拍掉了葛二蛋头上的草帽,勃怒道:

    “我让你赌!让你赌!

    叫你走,不走!输这么多!”

    葛二蛋见这情形,同样秒懂,然后大力推搡起李鑫,并非常有默契的配合道:“都是你,要不是你!我刚才钱赢的更多!”

    李鑫闻言愤怒极了,抢过他手中的钞票,用力一挥,变掌为拳,一下就干在了他的脸上。

    就这样,两人你一下我一下,很快便“打”在了一起。

    此刻,屋内顿时乱成了一团,众人纷纷开始或捡钱,或抢钱。

    不过看场子的人也不是吃白饭的,很快就发现了闹事者并采取了行动。

    “你俩干嘛!松开!”

    “老实点!走!”

    “瞪什么眼!快走!”

    三人在看客眼中就像是软脚虾一样,几个黑衣人上前三两下,不费吹灰之力的就把三人给制服了。

    可笑的是,三人被押进小黑屋的途中还很不服气,“拼命反抗”。

    “放开我!”

    “进去!老实点!”

    “快点!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