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诸天之我上我也行 > 第四十九章 逃跑
    趁着葛二蛋愣神的空隙,小鬼子抓住了机会,灵活的抢过了枪,并依靠强健的身体素质摔倒了他。

    小鬼子居高临下的叉腿站在葛二蛋的腰间,手握枪托,枪口对准了躺在地上的二蛋,右手食指扣索着扳机。

    葛二蛋见此慌张不已,连忙抓住枪管将它晃到一旁,两人就这样靠蛮力互相的对峙起来。

    然而就在此时,突然,又传来了一声震耳的枪响。

    嘭~

    刚还占上风的小鬼子其胸口瞬间涌现出一大朵血花,伴随嘴角一丝血线缓缓倒下。

    葛二蛋见状顿时泄了口气,并根据鬼子的中枪方位寻声望去,想看看是谁在这关键时刻救了自己。

    一定要牢记他的样貌,以后好寻人报恩。

    因为他知道,枪一响,附近的鬼子二鬼子驻军肯定会火速赶来,在场的众人必须马上逃跑,否则被抓到难逃一死。

    分道扬镳之际,绝不能忘了这救命之恩!

    结果他一转头却发现端枪的是兄弟麦子,不禁脸上一喜。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打招呼,又被“啊!啊啊啊!”的惊叫声拉回了现场。

    他差点被鬼子的死亡以及重逢的喜悦冲昏了头脑,忘记了这场争斗仍未结束。

    …

    街道上,狗汉奸见他带来采花的皇军被一枪打死,立刻慌了神,他联想到后果,浑身颤栗,内心不安,导致一连挨了几下轻棍。

    但他多年伺候鬼子的心得经验又瞬间发挥了作用,使他镇静下来。

    只有立功才有可能免受责罚。

    心中有了计较,他把恐惧转化成了对这帮刁民的无边怨怒。

    他拿出他的男子气概,先挑软柿子捏。

    忍着疼痛徒手抓住了挥向面门的擀面杖,然后用力一扯,夺过一扔,解决干扰后,一手掐住女子的脖颈向后墙按去,一手在胯前解着他的皮套子。

    女子遭此欺迫,猛的脸色一变,开始慌了!

    因为她看到了!

    皮套子里是枪,一支短枪!

    感受到死亡的袭来,她发出了绝望的呐喊:“啊!啊啊啊!”

    李鑫和葛二蛋都听到看到了这一幕。

    不过李鑫离她约有十米远,所以他快速做出的应对是准备枪杀汉奸,但他明显高估了自己对枪的掌控能力。

    由于是第一次摸这种步枪,他连将子弹上膛都做不到,就更别说射击了。

    幸亏刚才给鬼子那一枪,是二鬼子提前上好了膛,他只需要扣动扳机,不然葛二蛋就危险了。

    场面一度焦灼。

    但好在此刻葛二蛋没有掉链子,回过头来,他目露凶光,迅速抄起一旁水果摊上的镰刀,大步朝汉奸男跑去。

    葛二蛋在汉奸的后方,再加上有助跑加持。

    镰刀在葛二蛋暴怒的情绪下,展现出了它应有的锋芒,一击就插入了没有防备的汉奸男的头盖骨,令他当场毙命,不过葛二蛋好像余气未消,镰刀起起落落在汉奸的头上胸前不停拔插,溅了自己一身血。

    直到李鑫焦急的跑过来打了打他的肩膀,大声提醒道:“走走走!赶紧走,一会来人就走不掉了!”

    葛二蛋这才停止了动作,站起了身,左右环顾一圈,朝着蹲在墙角处捂着耳朵的苗子跑去。

    见状李鑫又朝着那个惊魂未定的女子喊到:“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跑!带着你爹赶快跑!”

    趁人不注意,顺势又把汉奸男的武器收入了空间。

    跟上葛二蛋,架起腿脚发软的苗子迅速逃离了现场。

    …

    人生地不熟,刚在街中心杀了鬼子和二鬼子,三人不敢往客栈酒楼走,有钱不敢花。

    而且不难猜出,此时城门也肯定是严防死守的,出不了城,所以三人不得不暂时躲进了一个没人住的破败小屋中。

    小屋十平米见方,其中除了一面街道朝向的破木门,四面皆墙,屋顶为木质大梁顶棚,早已七零八落,残缺不堪,显然荒废了许久。

    三人坐在一张烂草席上,喘着粗气,葛二蛋抹了一把头发,转头问:“麦子,你俩咋找到我的?”

    李鑫用衣衫扇着风,没好气道:“你昨晚跑的比狗都快!咋撵都撵不上!

    我们是今天中午才进的城,哪顾得上找你!也就是你小子运气好!刚好碰到我,不然你就见不到明儿早的太阳了!

    对了!你追的那人你看清是谁了吗?”

    葛二蛋闻言气急道:“妈了个把子!咋没看清!是小七那个王八蛋!没想到他平时看着老实,背地里竟然能做出这丧尽天良的事!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白瞎老子以前还想带他玩!我呸!简直一个衣冠禽兽!”

    小七这人李鑫有映像,确实如葛二蛋所说,看上去一副书生气,是村中的第二美男,颇受村民们喜爱,而且他对每个人都和和气气的,还时常帮助老乡们干农活。

    没想到会是他!这其中不会有什么误会吧?

    李鑫道:“你跟踪一路有什么发现吗?知道他的住所吗?”

    葛二蛋听后更加生气了,破口大骂道:“狗日的小鬼子,尽不干人事!当街欺负老人女人!你说这我能忍吗!能忍得都不是中国人!

    就像小七那个忘恩负义的东西,趁着我去教训小鬼子,他个怂逼逃跑了!”

    顿了顿,他又后悔无奈说道:“我看他一路上狗狗祟祟的,怀疑他还有同伙,所以就没下手,想给他来个一锅端,却没成想出了这档意外!

    现在是彻底跟丢了!线索又断了!”

    李鑫:“找他还有机会,主要是我们在街中心杀了个小鬼子,动手前难免会被人看到脸,小街镇届时肯定会戒严,通缉我们。

    我们总不能一直待在这里吧!得先想办法找个安全的地方,到时再慢慢找小七。”

    “你说的有……”

    咕噜噜~

    二蛋话还没说完就被苗子打断了,两人皆转头看向她。

    她有些不好意思的揉了揉肚子道:“麦子哥,我饿了!不过我们的干粮都丢了!自行车也丢了!”

    李鑫当然不会告诉她,东西都被他收入了空间中。

    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对两人交待道:“你们俩在这等着,我去买吃的!”

    葛二蛋老大哥当久了,不放心担忧道:“还是我去吧!这儿我比你熟!”

    李鑫闻言无语道:“你他娘的就比我先来一早上!再说你看看你这一身血!出去送人头吗!”

    “那好吧,你自己小心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