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诸天之我上我也行 > 第十二章 一波
    “你是不是厌我了…想把我赶走…好去找年轻漂亮滴?”麦苗泪雨婆娑的说着。

    得宝见此连忙上前轻轻抱住她,拍着她的后背安慰道:“那咋能咧,我这一辈子有你就够了,我这不是不想你以后后悔嘛,好了,乖,别哭了,”

    “你把我当小孩子哄呢。”

    “你永远是我的女孩。”

    “噗哈哈……嗬…哈…”听着这深情的话,麦苗转瞬破笑为涕:“你能不能不要讲这种话,虽然我听着高兴,但不适合你,感觉怪怪的。”

    “怪好看的嘛!”得宝抢答。

    而后想想好像哪里不对劲,不过不管了,说不要就是要。

    “是,你好看,也厚脸皮。”麦苗又安心的挽着他的胳膊。

    走走停停,摇曳的月光下,两只身影欢快如风。

    …

    下午李鑫从床上醒来,打了一眼,除了同床呼呼大睡的五蹲叔,四周无人,一拍脑袋:“糟了!”

    急忙起身找个水盆给自己清醒清醒,这喝酒误事啊,以后得改。

    跨过房门……才睡醒又入梦魇。

    “李鑫,咋样,不多躺会嘛!”姚红婶爽朗的问候着。

    “哈哈,睡饱了,婶子来串门啊,”李鑫微笑回应。

    “哪里,我这专门来等你的,你说你呀,回个家也不进屋,不是得宝回来说我都不知道你来了,咋咧,嫌婶子烧菜不好吃啊!”

    “我这不是想前后脚嘛,谁知道喝多了,哈哈。”

    “那行,今天别回去了,这么久不来,得花都念你好几回了,晚上回屋我给你烧鱼。”

    李鑫还能说什么?不去,行不通的。

    这种过年的状态又来了,吃完喝好,起来天黑,再接着吃接着喝。

    晚饭桌上,喊水叔很会照顾人,只让喝了些自家泡的养生酒,全程不劝。

    边吃边和李鑫得宝聊聊事业,未来发展方向,对婚姻大事有何打算等,毕竟两人都到年龄了,像他们老一辈在这岁数时孩子都多大了。

    李鑫对此表示要自己做主,不用给介绍了,而后将战火引向得宝,说自己因为家庭原因,有恐婚症,小时候父母经常吵架打架,见得都是生活的苦,怕了,要看到得宝幸福,心里才能过那道坎儿。

    喊水叔很有头脑,说你小子真能掰扯,还恐婚症,咋不说恐女症,活大半辈子都没听过!

    行,过坎是吧,你看我娃得福,两人把日子过的美满幸福,就差我给他们颁个奖了。

    李鑫听了有些支支吾吾:“不一样嘛,我和得宝才是同龄人……反正我话放这,得宝结完我就结,二天马上就结。”

    “强词夺理咧,我明儿就去老白家提亲,看你和谁结!”这微醺的话,不知说的是酒话还是实话。

    得宝和李鑫闻言都是一拍桌子,惊坐起。

    李鑫:“说话算数!”

    得宝:“此话当真!”

    “那么大声干什么!都坐下……我哪时候说过诨话…明儿就去…看你俩天天腻歪…村上闲言闲语多…早定下来也好…麦苗这娃也是看着长大的…白老师一个人肯定也不想麦苗远嫁…唉…只是…这日子过得真快…转眼就要成家了…………”马喊水讲着讲着开始多愁善感起来。

    情理之中,自从马得福结婚后,就很少回来了,当然也有一部分是因为工作性质,除了工作过年节小聚一下,其余时间都住县里分配的房子,要方便上下班。

    宝贝孙子因为还没断奶,也见不上,这时候,家里要是再出去一个,可就更冷清了。

    得宝也没见过达这样子,记忆中他都是冷漠严厉,不善言语,板着脸一副庄重威严样,带来的是一种压迫感。

    而看到现在这幕,想起往事,看着达那泛白的鬓角皱起的眼角,已经分不清茧与肉的宽厚手掌和那饱经风霜的脸。

    他与那店里来来往往的各色父亲又有什么不同,为什么自己能给予陌生人关怀与爱心,而面对自己父亲却开不了口,得宝心里是内疚的。

    “达,等我赚到了钱,在县里买了房子,把你们都接过来住!”

    “你管好你自己就行,还去县里,我大棚咋办,我砖窑还看不看了!”

    老一辈的观念,一切向钱看,一切为了后辈子孙,做坚实的后盾。

    李鑫没有插嘴管他们爷俩的谈话,只知道自己快要回家了,三年不见父母的唠叨,甚是怀念。

    …

    第二天一早,事情正向理想的方向发展,马喊水提着礼物带着得宝上了门,结局不言而喻,大家相处十几年了,知根知底,省去了许多繁文缛节,今天先订婚,三月后成婚,那时候正过农忙,也不耽误大家挣钱。

    订婚并没有触发任务完成,李鑫内心也没多大波澜,意料之中。

    任务板上钉钉,李鑫也彻底放飞自我,把这饭店的所有生意都交给三徒弟打理,给他们加持股份。

    徒弟也教的差不多了,后路也有了,李鑫准备玩些刺激的,想为回到现实再学些知识,涨涨经验。

    之前因为要生活,要做任务,不敢赌运气,现在没了后顾之忧,是时候把书上的知识运用于实践了。

    一路北上,李鑫这回只带了一个包,很轻松,到了北京后,直奔中介,只要是那种马上能过户交易的,没有讨价还价,直接买。

    这可能是市井久了的暴发户心态吧。

    用了五十多万买了四套不知道几环的商品房,而后再让中介帮忙挂上出租,反正是保值品,不住放着也是浪费。

    就这,花了李鑫三四天时间,让李鑫辛勤劳作的三年积蓄十去七八。

    而接下来才是来北京的主要目的。

    打车来到了证卷大厅,准备用剩下的小十万在股海里游一圈,一是知道一些知名的大涨股,二是来练练操作流程,不枉自己看了那老几本书。

    开户办资金卡看行情选股等一系列搞清楚后,开启了跌宕起伏的飘渺之旅。

    人生中的每次挫折都是生活的考验,只要你保持冷静,心态够稳,大概率是不会翻车。

    当然,大概率也只是骗自己的,事实证明李鑫还需要再练练功,起起落落,落落大方,虽然这钱带不回去,但亏一半也让李鑫心疼不已。

    欢乐的日子总是短暂的,玩了两个多月也该回去了,不然连份子钱都没了。

    在北京逛了许多地方,天安门故宫,圆明园,北大清华等,也买了许多纪念品,还有礼物,所以回去就多了个行李箱。

    从繁华的都市回到这荒芜的大平原,可以说是贫富差距极大,坐在车上看着外面的景色,画面就像逐渐开了灰色滤镜似的,不过这也不可避免,因为这是每个时代每个国家发展的必然现象。

    “说好的先富带后富呢?不管其他人怎样,为什么要忘了我!”李鑫想这些的时候全然忘记了此行去北京的目的。

    典型的吃着娘家饭怨着娘家人!

    …

    回到店里,不出意外的引来了众人的好奇与询问,毕竟他们从没去过首都,而面对家人们的温馨调侃,李鑫也挑挑拣拣的回答,不一会儿,空旷的屋里就充满了欢声笑语。

    高兴的笑,幸福的笑,甜蜜的笑,害羞的笑,身处在包围圈中心,李鑫看着眼前这幕,心里很是感慨。

    幸好,有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