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无限之命运拯救 > 第九章 生死虫
    刑天这才转过身,细细打量了面前的殷察一眼,直将对方看得有些不自在,这才开口

    “你也不错,胆子很大,我没想你敢跟我一起出来。”

    面对刑天的夸奖,殷察很是受用,笑的眼睛都眯在一起,经过茶色眼镜的折射,更是连眼珠都看不到了。

    也不知道殷察是如何做到的,战况如此激烈,他的身上亦是沾染了不少的血液,脸颊上也是血痕累累,但架在鼻孔上那副显眼的茶色眼镜,表面却依旧干净如新。

    见刑天疑惑的盯住他的眼镜,殷察一把将其取下,递了过来,殷勤的介绍道。

    “200积分换的,透过它可以让世界变得更加温暖,还附带有自动清洁功能,很划算吧!朋友你要不要试试?”

    刑天无语的盯着他,嘴角微微的抽搐,摆了摆手。

    殷察见刑天似乎没有试戴的心思,唉声叹气一番,如此宝物面前之人却不懂得欣赏,尤为可惜。

    忽的想起什么,缩着头往屋内看了一眼,这才微低着头,冲刑天小声的开口。

    “那个……”说着指了指刑天的左手,“是纳戒吧?”

    见刑天并未说话,殷察继续解释道。“我一开始就发现你手上的戒指了,虽然买不起,在主神那里我可对它流了好多的口水,还把它加入了购物车……购物车你知道吧?”

    “这可是价值两千分的戒指,明明大家都是新玩家,我只能流口水,朋友你却戴在手上,我又怎么会认不出你这么一尊大佛呢,当然第一时间跟随朋友你的脚步啦!”

    洋洋得意之际,殷察似乎又想起了什么,“还有你那把刀……恐怕也不简单吧!”

    刑天不曾理会对方明目张胆的试探,而是微微一笑,“即便是如此,敢于做出这样的决定,也足以说明殷察先生的胆识与能力了!”

    说罢,也不管再次受到夸耀的殷察满脸得意的神情,以及口中貌似谦逊的话语,刑天再度朝牢内行去。

    “诸位,院子里已经没有活着的丧尸了……是出来……还是继续在里面呆着?”

    将手中不停滴着鲜血的横刀插在地上,拿出腰间挂着的钥匙串,轻晃了两下,在钥匙相撞的叮铃声中,刑天微笑着向众人提问,配合着满脸的血污,看起来却是尤为的恐怖。

    两间囚室内的玩家与剧情角色看着这眼前的一幕,纷纷楞在那里,半天没有丝毫言语。

    刑天也极有耐心,依旧举着钥匙,等待着面前众人的答案。

    “呃!”狠狠咽了一大口唾沫,却是女主角舒非开了口,“刑……刑天大人,麻烦放我出去吧。”

    面对这位可人儿的婉声请求,刑天毫不犹豫的上前两步,不慌不忙的试了几次,这才将牢门打开。

    待舒非跨出囚室后,刑天拍了拍手中被打开的牢门,温声问道。“府使大人,要我把门锁上么?”

    原本缩着头当鸵鸟的赵范八见他被点名询问,下意识的便准备同意刑天的说法,却瞥见站在刑天身旁的医女舒非正用期盼的目光望着他,不知从何处聚起一股勇气,瞬间充盈了他的整个胸膛,忍不住脱口而出。

    “别锁,我……我也出来!”

    一言既出,赵范八借着刚刚生起的那股气,扶着墙爬起身子,出了牢门,面对过道中满地的尸体,却依旧控制不住的惊恐起来。

    也就旁边一直望着他的舒非为他提供了些许勇气,总算忍住恐惧,缓缓在过道中尸体间隙寻到几处相对干净的地面,一番腾挪,总算顺利踱步到了外面的院子中。

    待赵范八已然出了屋子,刑天将钥匙取下,转向室内唯一一间还有活人的囚室,静静的望着他们。

    过了半晌,依旧没有人说话,刑天也不多劝,径直转身,便准备出去,不料身后却有声音传来。

    “等等……”

    “刑天先生!”

    却是雀斑男与雅拉同时开口,刑天再度转回去,见二人均扒在栏杆上,目光灼灼的盯着他手中的钥匙,刑天也不说话,只是嘿然一笑,伸手直接将钥匙抛了出去。

    钥匙串在空中滑过一道弧线,却是精准的掉在雅拉伸出的手中,但就在雅拉拿到钥匙后,雀斑男为首的四名白人却是紧紧的盯住她,口中虽不发一言,但目的不言而喻。

    面对四名白人逼视的压力,雅拉顿时有些吃不住劲,扭头看了一眼刑天,却发现对方只是饶有兴致的盯着囚室内的一众玩家,并未发声。

    雅拉暗暗瞟了一眼身旁依旧无动于衷的汤姆,默默叹了口气,将钥匙递给了雀斑男。

    随着雀斑男打开牢门后,四名白人鱼贯而出,从依旧侧身站在过道中的刑天身旁路过之时,纷纷低着头,快步通过。

    黑人汤姆见白人们离开后,当仁不让的跟了出去,似乎很是惧怕刑天,更是一阵小跑,倒是在他身高腿长的优势条件下,三两步便跑了出去。

    最后的雅拉这才低着头出了囚室,在刑天与医女舒非注视的目光中缓缓向外走去。

    “嗷!”一声突兀的吼叫突然传来,雅拉脚边一只眉心有个血洞,正汩汩流出鲜血的丧尸却未曾完全死透,似乎被雅拉踩到了手臂,一声吼叫之后直接向前咬去。

    触不及防之下,丧尸顿时一口咬在雅拉的脚缳部位,疼的她惊呼出声。

    旁边的舒非更是亲眼目睹了这一切,情不自禁的双手捂嘴,不可置信的望着这一幕。

    并未给她惊讶太久的时间,同时发现的刑天来不及去拔依旧插在泥土中的横刀,左手莫名闪出一把匕首,时间紧急,并未换到常用手上,直接左手发力,插到丧尸的咽喉中。

    果然一分钱一分货,两个积分的低级货完全无法跟横刀相比,刑天用尽全身力气,将匕首在丧尸的脖颈中上下翻腾了一圈,依旧没有将它的脑袋削下,倒是似乎破坏了它的神经中枢,随着主神的提示音响起,丧尸已然毙命,紧紧咬住雅拉的血盆大口也同时松开。

    等到医女舒非将雅拉扶到院子中,听到惨叫的一群人顿时呼啦一声围了过来。

    “杀了她……必须杀了她!”发现雅拉脚上的伤口后,赵范八顿时惊呼出声,惊慌的斥责道。

    可惜在眼前的这座院子里,根本没有人会真正听从于他的命令,一众玩家根本直接无视他,玩家们倒也不曾一直盯着雅拉的伤口,反而是纷纷望向刑天。

    刑天之前的战斗场面已经深深的印入了在场众人的眼中,玩家们自然早已知道这位队友的实力非凡,但也都十分好奇他到底有什么把握不被丧尸咬到或者是有其他的依仗。

    要知道《王国》里的丧尸传染并非是病毒传播,而是源自一种名为生死虫的小型昆虫,这种昆虫入体后会先行将人毒死,待人死亡后,再钻入人体的大脑,操控人类死后的躯体,这种被生死虫操控的尸体,便称之为丧尸了。

    而这种传染方式,基本绕开了主神保障玩家自由意志的前提,由不得玩家利用主神来躲避死亡的来临。

    刑天虽然脸上一片淡然之色,心中却也有些愁闷,他能不惧丧尸撕咬传染,最大的依仗自然是源自巨人血统,智慧巨人无论是人形态还是巨人形态,均有头掉了或者脖子插刀依旧存活的案例,身怀这种血统的他又岂会担忧这小小的生死虫。

    但眼前的雅拉显然没有血统这张底牌,而且在某种程度来说算是刑天害的。

    罢了,也只得在她身上试试原剧中的方案了,就是不知道原剧中这个明显后期补BUG的方案在主神世界中是否有效,但此刻也只得死马当活马医了。

    “舒非!”

    “啊?”面对刑天突然的点名,正在帮雅拉清理伤口的医女舒非有些茫然的抬起头,疑惑的望着面前这位武力超绝的异人。

    “去打一盆水来,冷的就行,盆要够大!”

    面对刑天言简意赅的吩咐,舒非却是下意识的爬起身,到旁边的厢房中寻找起来。

    就在赵范八一脸焦急之色的望着地上痛苦哀嚎的雅拉之际,舒非总算是捧着一盆水回来了。

    在刑天的指挥下,舒非将水放到雅拉脚边,接着便看到刑天直接将雅拉的鞋子脱掉,裤腿挽起,一把将她被丧尸咬到的右脚整个放入盆中。

    未经处理的伤口直接浸入到水中,疼痛感必然加倍,疼的龇牙咧嘴的雅拉原本姣好的面容顿时扭曲起来,在后面帮忙按住她的殷察担心叫声引来不必要的麻烦,赶忙伸手过去捂住。

    顿时被雅拉一口咬的同样的龇牙咧嘴起来,这还是有主神的队友减伤效果在,可以想象雅拉此刻遭受的痛苦了。

    随着伤脚彻底入水,剧烈疼痛之下,总算激起了雅拉的自我保护措施,她晕了过去。

    但场中却没有人再去注意她的状态,就连用力捂住她嘴的殷察亦未曾松开,所有人纷纷目不转睛的盯住那盆清水,毕竟就算知道这种方式可能能够救回被丧尸咬伤的人类,但又有谁敢拿自己的生命做试验呢?

    “虫……虫子!”受现场的气氛所影响,医女舒非亦是不知所措的跟随周围的众人盯着那盆水,没一会功夫,她便惊叫出声。

    所有玩家见状纷纷出了口气,不管怎么说,这局游戏多了一层生命的保障。

    至于一个小时前才得知丧尸这种怪物存在的赵范八,不仅没能挤进去看清舒非口中虫子的具体样子,也根本不清楚有虫子出现代表着什么。

    只是眼见周围一圈人的脸上均是露出轻松之意,知道肯定是有好事发生,亦是跟着兴奋起来。

    “刑天大人,这些虫子说明了什么么?”

    与赵范八不同,自认为对这场“瘟疫”负有一定责任的医女舒非虽然也从周围众人的反应中看出些什么,但作为医女的责任感以及某种负罪感还是让她鼓起勇气,向这群异人中看起来最为和善的刑天开口询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