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诸天飞云 > 第22章 杀人夜(上)
    亦飞云很快就收到了唐纳森的回复:

    唐纳森:「我在一个叫‘唐门’的地方,那里的人非说我的金发碧眼是天生异异相,能让唐门再次兴盛。我解释说我是外国人,我们那边的人都长这样,他们也不听。」

    唐门?有意思……

    亦飞云嘴角露出笑意,唐门在武侠小说里可是个鼎鼎有名的门派啊,暗器、毒药天下无双。

    亦飞云:「所以你现在是唐门的弟子吗?」

    唐纳森:「没错,而且我被限制了人身自由,必须要通过他们的考核才能出去。」

    亦飞云:「好吧,保重。」

    ……

    亦飞云关闭通讯面板,心中觉得唐纳森的待遇实在太好了。

    可能是圣域觉得唐纳森太弱了,所以专门给他安排了个地方练武,真是贴心啊。

    也许,这算是没有加点功能和兑换系统的一种补偿?

    那为什么圣域没有给自己安排个门派?

    简言简意赅地将唐纳森的情况告知卫俊浩后,亦飞云打开了任务界面。

    【支线任务一:韩庄主的另一面】

    任务内容:取得锦衣卫密函。

    任务情报:在东海宁州,韩家庄庄主韩精忠的名字可谓如雷贯耳、妇孺皆知。此人不仅武功高强,而且为人好客大方,颇有孟尝之风,结交了大量江湖中人,是以黑白两道皆对他礼敬三分。

    任务奖励:500涅点

    “从任务信息上就能看出,这个韩精忠是两面派,表面是好人实际上是大坏蛋。”亦飞云分析道,“按这描述,韩精忠武功很高,但我们不一定要杀了他,只要设法取得密函就行。”

    “与他一战不可避免。”卫俊浩冷冷地说道。

    “为何?”

    “因为我们已经暴露了。”

    话音刚落,从对面屋内传出了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

    “屋顶的两位朋友,夜冷风高,何不下来一叙?”声音温和而洪亮。

    亦飞云眉头一皱,他的说话声没大到隔那么远也能在屋子里听到的程度,说明中年男子不是等闲之辈。

    “在下韩精忠,不知二位深夜来我韩家庄所为何事?来者是客,还请进屋让韩某一尽地主之谊。”

    这两句话中年男人用上了内力,震得亦飞云身后树叶簌簌作响,如果是普通人的话,这一下恐怕就得被震得东倒西歪了。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手持武器的护院们围在了楼下。

    “你们退下,不可无礼。“

    啪的一声,房门打开,身着锦衣华服的韩精忠靠坐在太师椅上平移了出来,与他同行的还有一张摆放着茶具的茶几。

    这一手,毫无疑问显露出了深不可测的功力。

    「角色:韩精忠」

    「称号:韩家庄庄主」

    「种族:人类」

    「简介:韩精忠乃少林寺俗家弟子,其达摩内功、捏花指和须弥山掌修为已入化境,是江湖上一流的高手。」

    「个体评级:青铜」

    「属性:力量:D;体质:C;敏捷:D;精神:D;灵能:C」

    「击杀奖励:1000涅点(由参与讨伐者依据贡献分配);青铜之证*1(由贡献最大者获得);黑铁之证*1(参战者皆可获得)」

    “既然贵客不愿赏脸,那韩某便只得亲自出门迎送,方不失了礼数。”

    不等亦飞云他们回答,中年男人自顾自提起茶壶倒了三杯茶,轻轻拈起一杯闻了闻。

    “开始了……武林高手果然都喜欢装逼。”亦飞云轻声吐槽道。

    卫俊浩没管他的吐槽,提醒道:“等会我和他打,你在一旁小心戒备。”

    “明白。”亦飞云点头应允。

    只见中年男人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随后洒然地一挥衣袖。

    “来者是客,此乃上等的雨前龙井,火候正好,二位请用茶!”

    两杯茶水分别向亦飞云和卫俊浩飞去,悠悠旋转没有洒出一滴。

    亦飞云知道这是武侠常见的套路,这两杯茶里摆明了暗藏着手段。于是他释放真气,在身前一米处“握”住了茶杯。

    “砰!”

    如他所料,真气甫一触及,茶杯便立刻炸了个粉碎。

    而卫俊浩则伸手稳稳接住,化解了茶杯中的内劲,不过他也没喝,直接倒了。

    “呵呵,看来这茶你们享用不起,也对,两个跳梁小丑又怎懂得品茶?这么好的茶,给你们也是暴殄天物吶。”中年男子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亦飞云顿时火冒三丈,忍不住喊道:“喂,刚刚还一口一个朋友,现在就改口叫小丑了?做戏能不能做全套?”

    韩精忠没有回复他,自顾自地端着茶杯开始吟诗。

    “寒夜客来茶当酒,竹炉汤沸火初红。寻常一样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

    由于韩精忠的表演有点意思,亦飞云和卫俊浩都很默契地没有打断他。

    吟完诗,韩精忠轻轻摘了花瓶中所插的一朵茉莉花,随手扔出。

    那朵花飞旋而出,不过一尺便迎风散开,十数片花瓣如暗器般朝着亦飞云他们激射而来。

    一阵清脆的响声后,卫俊浩唐刀画圆将花瓣尽数挡落。

    “啧啧,辣手摧花,果真粗鄙之人,真是没有教养。”韩精忠平静地说道,嘴角带着一丝嘲讽的笑容。

    亦飞云又好气又好笑,高声道:“韩精忠,像你这样做戏不会做全套,梅花和茉莉花都分不清的才是粗鄙之人吧?不管是吟诗还是喝茶,都不过是附庸风雅罢了,小丑竟是你自己!”

    “聒噪。”

    韩精忠啜饮着茶水,看都不看一眼地拍出一掌。

    霎时,一个白蒙蒙的巨掌便带着呼啸之声朝亦飞云他们袭来。

    二人立时跳开,轰的一声,屋顶塌了一半。

    卫俊浩拔刀横斩,一道火焰刀气向着韩精忠疾速飞去。

    韩精忠足下使劲,整个人带着太师椅和茶几凌空横飞,险险避开了刀气。

    然而,一个人影已然逼至他的身侧。

    “当!”

    韩精忠捏住的三指一弹,一股拈花指劲凌空将刀刃震偏。

    啪的一声,茶几被一刀劈成两半。

    见此情形,韩精忠脸色一变,呼的再次拍出一掌,借着反震之力,一下退开丈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