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马甲了 > 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情侣酒店
    给景仁的惩罚时间也够久了,如果再继续下去这景仁真的一命呜呼了,自己就成了无缘无故夺走他人性命的凶手。

    到时候阵法的因果也会反噬到自己身上。

    阮苏可不想因为这么一个人渣害到自己。

    所以她决定帮景仁把这个反噬给解除了。

    景怀听到她的话以后就急切的说,“你有办法?你能治我哥?请问是什么方法?需要什么名贵药材吗?我一定想办法弄来。”

    “很简单,也不需要什么名贵药材,只需要每天对着你们的妹妹景灿灿叫十句<姑奶奶好>就可以了。放下不应该有的心思,就当人家是你姑奶奶是你妹妹是你祖宗,你的病就会好。”阮苏低笑一声,“是命重要这是色心重要,你自己取舍吧。”

    景仁脸色一僵,瞳孔震惊的瞪着阮苏,“你说什么?你都知道?我的伤是不是你弄的?”

    阮苏面无表情的扫了一眼景仁那苍白的脸色,“景仁,景怀,你们两兄弟是什么东西,你们自己心里面清楚。至于我……以你的那点能耐根本对我产生不了任何的伤害。所以,景灿灿是我朋友,是我护着的女人。”

    她哪怕只是站在那里什么也没有做,可是却周身仿佛无风自动,掀起她乌黑的长发,气场强烈得令人窒息。

    景仁心底暗自吃惊,他竟望着这样的阮苏不由的生了怯,情不自禁后退了两步,如果不是景怀扶住他,怕是他就要摔倒在地。

    他不敢置信的摇头,“你……你在说什么,我根本听不懂。”

    “景仁,景怀,你们对景灿灿曾经有过的伤害,你们以为是一句听不懂就能抹杀掉的吗?”阮苏挑眉,杏眸里盛满鄙夷,“如果不是我救了景灿灿,她现在早就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你想活命,就照我说的话去做。”

    她冰冷的视线又落到景怀身上,“还有你,你哥就是你的前车之鉴,好好把景灿灿当妹妹,别有不该有的心思,你们兄弟二人就能平平安安,否则的话……我也不怕你们景家来找我,反正景飒想要弄死我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也不介意多两次。”

    “该死!”景怀气得脸色直发白,紧紧扶住自己的大哥景仁,“你凭什么手伸这么长?管我们景家的事?”

    “就凭……我看景灿灿顺眼。”阮苏淡淡瞟他们一眼,“你们好自为之,想活就记住我说的话,不想活的话……也可以直接来找我,我不过就是脏一下手而已。”

    说完,她懒得再搭理这对奇葩的恶心渣男,转身离开。

    景仁重重咳嗽了两声,看着自己咳出血的掌心,气得胸口不断起伏。

    “这女人!该死!真是该死!”

    “哥,既然她知道我们的事情知道得这么清楚,不如……我们就按她说的去做,先保命要紧啊!”景怀心里却阵阵后怕,阮苏的语气和神情根本不像是开玩笑。

    “鬼知道她说的是不是真的!”景仁根本不相信。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万一真的有用呢?”景怀扶着他往外走,“我们回去试试。”

    景仁犹豫了一下,这才道,“那……行吧。”

    两人回到家里面以后,才得知景灿灿已经搬走了。

    “什么时候搬走的?”景怀急切的问着景太太,“这丫头怎么回事?”

    “她偷偷搬走的,我能有什么办法?问她在哪里,她也不说。”景太太也很着急,“她从来没有一个人住在外面的经验,这丫头真是翅膀硬了,非要飞出去不可。”

    “算了,我们找一找吧。”景怀烦躁的扒拉了一下头发,“真是气死了!”

    景仁脸色阴沉沉的,“派人出去,就是把都城的地皮掀起三尺,也要把她给带回来。”

    “你放心吧,哥。我这就带人出去亲自找。”景怀说着就带了几个景家的佣人奔了出去。

    景太太狐疑的看了一眼脸色难看的大儿子,“你怎么这么愤怒?灿灿最近性子野,你又不是不知道,怎么还生这么大的气?”

    “妈,我的病离不开灿灿。”景仁丢下这么一句话,直接就回了自己房间。

    景太太越发莫名其妙,赶紧跟过去,“你说话怎么说一半?到底怎么回事?”

    景仁不好意思讲找的阮苏看病,他思索了一下才说,“我和阿怀找了个大师看了看我的身体,大师说只要对着灿灿每天说……一句话,病就能好。”

    “什么话啊?”景太太急了,“别说一句话,就是十句话也行啊!一百句话都行。”

    “哎呀,等灿灿回来你就知道了。”他尴尬的根本对着自己的亲妈说不出来那句“姑奶奶好”。

    太丢人了!

    “行行行,不说算了。只要病能好,我现在就再给灿灿打电话。”景太太说着就拿着手机离开。

    而此时的阮苏已经上了薄行止的车,黑色的车子行驶在平坦的公路上。

    阮苏看着男人那俊美的侧颜,眉眼染上了一丝笑意,好奇的问,“什么惊喜啊?我都下班了,你怎么还不说?”

    薄行止俊美的脸庞微红,轻咳了一声,继续目视前方开车,“很快就到了,你马上就会知道。”

    “卖什么关子?”阮苏挑了挑眉,然后就开始拿出手机浏览消息。

    然后她就看到林其发过来的1608病房的一些动态。

    中午的时候有两个黑衣男人过来换班陪护那个叫做小强的病人,男人一个个都长得五大三粗,看起来不像是什么善茬。

    并且离开的那两个黑衣男人,林其也有派人跟踪。

    只是暂时还没有出来结果,有情况会马上汇报。

    阮苏纤细的手指在手机上面飞舞,“我知道了,兄弟们辛苦了。加鸡腿。”

    林其回了个笑脸的表情。

    阮苏从手机上收回视线,然后就发现车子竟然停下了。

    她探了探脑袋往外面看了一眼,竟然震惊的发现这是一家酒店。

    她一头雾水,“来酒店做什么?”

    薄行止俊脸浮上一丝热烫,大掌握紧她的小手,“下车,我们进去。”

    “这……”阮苏看着他这异样的神情揶揄的看着他,“你该不会想来浪漫一把?或者是刺激一把?这是情侣酒店?”

    她红唇潋滟,美若妖精。

    就用那么一双勾人魂魄的眸子看着薄行止,看得男人胸口一烫,情不自禁将她拥入怀里,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他几乎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她玲珑的身体曲线。

    大掌紧紧扣住她纤细的腰肢,暗哑的嗓音随之响起,“不要说话。”

    再说他几乎有些不能控制自己会不会当场就在这里吻上她那诱人的唇。

    他一路畅通无阻拥着她进了电梯。

    阮苏唇角的笑意扩大,这男人分明早有预谋。

    房卡都早早办好了。

    她正暗自瞎想,男人炙热的唇却已经覆下来,直接罩住她的红唇。

    她一惊,这里是电梯。

    她正想挣扎,男人就将她整个人抱起来直接抵在电梯壁上。

    暧昧火热的气息弥漫包裹着她的身体,她几乎无法呼吸。

    “叮!”一声,电梯门被打开。

    阮苏松了一口气,男人太强势,她根本没有办法接招。

    幸好……

    她正准备踏出电梯,结果男人却长臂一伸,直接打横将她抱在怀里,来了一个华丽的公主抱。

    薄行止脚步急切的往前走,大步跨出。

    阮苏迫不得已只好搂住男人的颈项。

    等到她整个人被摔到柔软的圆形大床时,她猛地跳起来,打量着四周的环境。

    果然如她所料……就是情侣酒店情侣房间……

    房间里面提供两人专用的按摩浴缸,高清纯平电视……还有卡拉ok,整个房间都弥漫着粉红色的薄纱,纱幔层层叠叠,透着一股荷尔蒙旺盛的气息。

    最最重要的就是她身下这张非常大非常大大大的圆形床……

    圆形床最宽的就是中间,可以满足各种翻滚以及高难度的动作需求。

    还可以肆意翻滚,360度随心入眠。

    她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她就发现薄行止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按了摇控器,这个床开始旋转起来!

    不!

    它不仅在旋转,它还在震动!

    它已经不再满足只当一个安静的床具!

    阮苏脸色骤然微变,这男人!该死的,什么时候玩得这么禁忌,这么花样百出了?

    她正准备开口的时候,突然……头顶竟然从天而降红色的花瓣,淡淡的玫瑰芬芳扑面而来。

    就好像拍偶像剧一样的花瓣飘飘洒洒的落到床上,她的身上,发上……

    她情不自禁伸出如玉的手臂承接这些花瓣,看着掌心飘落的花瓣她媚眼如丝,双眸脉脉的看着薄行止,红唇微扬,“这就是你说的惊喜?”

    男人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指放在自己领口,哪怕是解扣子这种简单的动作,也被他发挥得淋漓尽致,慢条斯理的动作看起来格外魅惑。

    随着他喉结的滑动,黑色的衬衣领口终于敞开,肌理分明的结实胸膛也随之暴露在空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