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明若云亲王 > 第685章闯入
    []

    坐上回王府的马车时,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

    马车四角挂了琉璃灯,也只能照亮不远的一块区域。

    明若用手撑着脸颊,看着车窗外:“哎?”

    “怎么了?”司皓宸将媳妇揽入怀里,让明若靠着自己的胸膛。

    “这街上……跟平时不大一样呢……”明若又仔细观察了一番才道,“街上比平时黑,巡逻的人也要多些。

    ”

    皇都的主要街道,用气死风灯照亮,京兆府有专人负责添换灯油。

    这条蘩楼到云亲王府的长街,平日可是亮堂堂的。

    今天,却昏昏暗暗的。

    要不是车上有灯照亮,估计一米之外人畜难分。

    “嗯。

    ”司皓宸不置可否地点点头。

    “感觉不大好,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明若挠挠下巴。

    “不用担心,马上就到家了。

    ”司皓宸稍稍收紧了怀中的人儿。

    “哦。

    ”明若倒是不大担心自己和司皓宸,实在有什么危险,也可以随时进空间避难。

    就是国公府那边,外祖母和外祖父都上了年纪,不要受到惊吓才好。

    明若见司皓宸一脸淡然:“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跳梁小丑闹事罢了。

    ”司皓宸扶着明若下了马车。

    两人正要进府,便听到哒哒的马蹄声。

    拜玲珑小可爱所赐,明若现在的夜视能力也是杠杠的——远远便看到,表哥苏游身着轻甲策马而来。

    两人等着苏游来到近前,明若连忙询问:“四表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没事的,只是皇都今夜怕是不安生,祖父让你好好待在府中,不要出府。

    ”苏游与司皓宸交换了个眼神,两人都胸有成竹地点点头。

    “我知道了。

    ”看来祖父早有准备,明若就不那么担心了。

    苏游说还有公事要办,传了话之后就办事去了。

    明若回到梅苑,沐浴更衣之后也不急着睡觉,抱着一本《药典》好好学习。

    司皓宸都把这些天堆积在府里的公文处理好,也不见媳妇张罗睡觉。

    司皓宸抽出明若手中的书,反扣在桌上:“夜深了,明日再看吧。

    ”

    “嗯。

    ”明若伸了个懒腰,侧耳听了听动静,“感觉外面挺安生的啊。

    ”

    “你若是在这里能听到些什么,估计是人都杀进王府了。

    ”司皓宸戳了戳明若的脑门儿。

    “也是哦。

    ”明若倒是忘了,从府外进到梅苑,真是很长一段路。

    就算是街上有什么异动,也不是那么容易听到的。

    “都说了不用担心还不听……”司皓宸直接把媳妇抱回内室,“居然不信为夫,看来是该教训一番。

    ”

    “你别闹啊……说正经事呢……”明若也是服了,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这么不正经。

    “嘘……这大晚上的,睡觉才是正经事。

    ”为了惩戒明若不专心,云亲王殿下直接把王妃的嘴巴以吻封缄了……

    明若心中有好多疑问,但很快就无法冷静的思考。

    只能乖乖当大灰狼的小点心,被一口一口吃掉。

    第二天一早,明若扶着‘老腰’从床上爬起来。

    霁月和紫苏进来,为王妃更衣梳妆。

    “有没有听说,外面有什么事情发生?”明若觉得,真要是出了大乱子,一早就该有消息传入府里了。

    霁月和紫草一脸茫然:“没什么事吧,王妃您想知道什么,咱们去给您打听。

    ”

    “不必。

    ”明若摆摆手,与其她们去打听,还不如直接问司皓宸呢。

    “怎么拿了这衣裳来?”明若看了眼紫苏捧着的宫装。

    现在天气还很热,明若在家穿得的衣裙都十分简单,并不会穿这么繁复的衣裳。

    “王爷说,一会儿要带您进宫。

    ”紫苏道。

    “哦。

    ”明若也想起来,司皓宸昨天确实说过,今天要带自己去太上皇那里蹭饭。

    明若和司皓宸乘马车前往皇宫,明若觉得今早这一路上,倒是别昨晚正常许多。

    直到进到太上皇的坤泰殿,也没觉察出什么异常。

    端泽亲王刚好带了宁平公主,来给太上皇请安。

    几人一番行礼之后,坐下说话。

    端泽亲王怕云亲王跟太上皇有正事要说,便先说了自己的事情——求太上皇为宁平和苏游赐婚。

    太上皇倒是没急着答应,而是看向宁平公主:“语凝,你怎么说?”

    “我虽然脸皮比较厚,但皇伯父这么问,我会害羞的。

    ”宁平公主一脸坦荡,根本不见一丢丢害羞。

    “咳。

    ”太上皇都被宁平公主逗乐了,“你害羞?那怎么不见脸红呢?”

    “那大概是,上妆时粉扑多了。

    ”宁平公主吐吐舌头。

    “你皇伯父这么问,你若是愿意,就说全听你爹我做主;要是不愿意,就说想多在爹娘跟前尽尽孝心,过两年再议亲。

    ”端泽亲王真是拿这丫头没办法。

    “可是……”宁平公主瘪瘪嘴,“您这不是做不得主,来请皇伯父做主吗?”

    “哈哈哈……”太上皇真被这耿直的丫头逗乐了,“那语凝丫头是要让孤做主,还是再尽尽孝心呢?”

    “孝心肯定是要尽的,不过,我要跟游哥哥一起孝敬父王母妃,还请皇伯父成全。

    ”

    端泽亲王笑骂:“你个厚脸皮的丫头!”

    “好,咱们司家的女儿,就该这般爽快。

    ”太上皇吩咐让海公公取文房四宝来,“苏家的儿郎个顶个的好,语凝选驸马倒是独具慧眼。

    ”

    “皇伯父,我可不是招驸马,而是要嫁到国公府的。

    ”宁平公主一脸认真地说。

    “嗯?”太上皇挑挑眉,“嫁去国公府可是要服侍公婆长辈的,你可要想清楚了。

    ”

    “嗯嗯。

    ”宁平公主连连点头,“我知道的,国公府的人都很好,我想跟他们一起生活。

    ”

    明若原本以为,宁平公主对表哥只是待字闺中的少女,对心仪之人的喜欢。

    不曾想,她的喜欢比明若想象得要深刻得多——因为喜欢一个人,即便贵为公主,也可以卸下一身骄傲。

    像普通女子那般,相夫教子洗手作羹汤。

    太上皇写下赐婚的旨意,加盖宝印。

    印玺还没放下,忽然从外面闯进一队手持刀剑的御林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