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明若云亲王免费阅读 > 第686章 只会吐血
    太上皇似是没看到那些闯入的人,把印玺随手丢给海公公,自己拿起新鲜出炉的敕旨,吹吹还没干透的墨迹。

    然后,笑眯眯地递给宁平公主:“给。”

    宁平公主显然没太上皇这般好定力,接旨的手都在颤抖:“谢……皇伯父……”

    由于殿中的人都太淡定,反而是闯进来的御林军有些慌,不知是该进还是该退。

    太上皇眼皮一抬:“谁给你们的胆子,来闯孤的坤泰殿?”

    那些御林军分开两列,一人从御林军簇拥中走出来。只见五皇子司瑭身穿金色甲胄,身后披着红色披风。

    明若眨巴眨巴大眼睛,今天天气闷热,穿披风不热吗?而且,这装束确定是来‘打仗’的?如此‘光彩夺目’,是来当活靶子的吗?

    太上皇好整以暇地看着五皇子,司瑭倒是还算恭谨:“孙儿参见皇祖父。”

    “今儿是什么好日子?带这么多人来看孤?”太上皇懒洋洋地靠在宝座上。

    “孙儿恳请皇祖父下旨,册封我为新帝。”司瑭说得理直气壮。

    “唔?”太上皇很惋惜地摇摇头,“你都被贬为庶人了,就算皇帝轮流做,也轮不到你啊……”

    司瑭微微抬了抬右手,刚才冲进坤泰殿的御林军,都上前一步,手中刀剑闪着银光。

    太上皇连个眼神都懒得给这些人:“你以为就这些虾兵蟹将,能制住孤?”

    “皇祖父,您应该听说过蚀骨香吧?”司瑭脸上露出志在必得的微笑。

    “你父皇没教过你,别人用过的招数,不能再用吗?”太上皇也不用司瑭回答,自言自语道,“看你这蠢样子,估计教了也学不明白。”

    “既然皇祖父如此固执,就怪不得我了!”他身后的御林军便挥着剑冲过来。

    隐在暗处影卫还没来得及出手,那些御林军就一个个倒地不起,脸色变成青绿色,一看就是中了剧毒。(明若小仙女:大家都是文明人,打打杀杀太过血腥暴力,咱们君子动毒不动手哈。)

    司瑭见自己带来的人,是这般惨状,连忙后退数步,生怕自己也中了毒。

    太上皇不动声色地看向司皓宸,用眼神询问:“这是你搞的?”

    司皓宸微微颔首,太上皇眼中的赞许之色更甚,转而冷冷地看向司瑭:“还有什么后手,都使出来。再不使,可就没机会了。”

    司瑭转身跑出大殿,看到院中满是自己带来的人心中大安,高声道:“兵分两路,火攻坤泰殿和东宫。”

    “是。”院中兵将齐齐应声。

    还没来得及把事先准备好的火油和木柴搬上来,只听‘刷’‘刷’‘刷’一阵声响,宫墙四周涌现出里外三层弓箭手,将五皇子和他带了的人,围得密不透风。

    太上皇款步走出大殿,看着院中反叛的御林军:“放下兵器,可免一死。负隅顽抗,格杀勿论!”

    ‘哐’‘哐’‘哐’响起一阵刀剑落地的声音,大部分人都扔了手中的兵器。拱卫在司瑭四周的一小部分人,反而将手中的刀剑,握得更紧了。

    太上皇并没有继续劝说,一挥手:“放箭!”

    只听一阵破风声,羽箭如雨点般落下。围在司瑭四周的护卫,奋力挥剑阻挡,终究是寡不敌众,一批又一批地倒下。

    司瑭也挥舞着佩剑,不明白自己做了这么多,连宫中御林军都收服了,为什么还败得如此惨烈。

    司瑭越想越不甘心,不停地挥舞着手中长剑,直到身体脱力,不得不停下来。才发现,拱卫他的护卫都倒地不起,而那箭雨似乎早就停了……

    想到对方早不放箭了,自己却像个傻子一样胡乱舞剑,司瑭一阵眩晕,噗地吐出一口鲜血来。双腿一软,跪跌在地。上半身有佩剑撑着,好歹不是‘五体投地’的姿势。

    太上皇一步一步走到司瑭面前,眼中的不屑溢于言表:“昨个折腾了一宿,就弄出这么点动静?孤策划这种程度的败笔,连一个时辰都用不了,你却谋划了几个月,你说你是不是蠢?!”

    司瑭的瞳孔紧缩一下,旋即唇角露出一抹诡异的笑。

    只见原本被覆盖在尸体之下的一具‘尸体’,忽然暴起,手握泛着蓝色幽光的匕首,直直刺向太上皇的后心。

    司皓宸踢起地上的一柄剑,直直射进那‘尸体’的胸膛。太上皇凭借敏锐的五感,稍一侧身,那匕首擦着他的衣角划了过去。

    太上皇用足内力,一脚踹在司瑭的丹田上。

    “噗……”司瑭顿觉气血翻涌,又吐出一大口血来。

    “人家拼了命地偷袭孤,你做出那种表情,是为了提醒孤吗?”太上皇拍了拍司瑭灰败的脸,“你俩是一伙的,应该联手才是,怎么还窝里反了?”

    “跟他废什么话,赶紧让人把院子清理下。”云亲王殿下嫌弃地看着地上的血迹,他媳妇可见不得这么血腥的场面,“你再说话,他又要吐血了……”

    原本被气得上不来气的司瑭,听到司皓宸这么说,努力压下喉间的腥甜。

    太上皇却不愿放过他:“除了会喷血,啥都做不好……这肯定不能是我司家的种!”

    “噗……”刚才好不容易压下的血,终究还是喷了出来,司瑭这下是彻底昏过去了。

    “啧啧……”太上皇摇摇头,看到之前被司皓宸踢起的剑,刺了个对穿的‘尸体’,你倒是收着些力气啊,搞不好再扎着孤……

    “……”司皓宸眯了下眸子,自己出手救他,这臭老头还嫌弃他力气使大了,真是越发不识好歹了!

    太上皇看了看之前丢了兵器的人:“你那矿上还缺人手吗?”

    “嗯。”司皓宸点点头,那海岛上的蓝宝石矿,正缺矿工呢。

    “这些人都送你了!”太上皇又往身后看了看,“小海子?”

    “老奴在。”海公公腿脚利索地绕开几具尸体跑过来。

    “赶紧这些都清理了,孤最讨厌血腥味儿了。”太上皇背着手,往后院走去。

    “……”海公公嘴角抽了抽,刚才气孙子吐血时,也没见您少说一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