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大唐:开局成了公主驸马 > 第一千六百二十三章 这个叫锚鱼
    “什么?”李明顿时来了精神。

    “我已经给三省递交了议案,准备成立电报通信衙门,简单说就是成立电信衙门,缺一个主事的,你有没有兴趣?”

    “能挣很多钱?”李明问道。

    “前两年肯定是不行的,后面到是可以挣很多很多钱。前期也会很辛苦。”

    “具体操作呢?”

    “抽空你去找许敬宗,让许敬宗和你详细的说。”

    “好!”李明搓搓手,跃跃欲试,心理满满的激情澎湃。

    “我能干点啥?”李慎问。

    秦长青笑了,“商业这东西,不适合你。像是绸缎、药材、瓷器等等,自古以来就有人经营,很多都是百年老店,做的人很多,想脱颖而出也很难,利润自然也就是有限的。”

    “货物来自于五湖四海,最终还要散发到五湖四海,集中在一处,无非就是保证物价罢了。再比如说贞观超市,我要做能做的起来,别人做不一定做的成功,因为我有很成熟的产业链。”

    “慎,你武艺还行否?”秦长青问道。

    李慎挠挠头,“还算可以吧,勉强算是二流。基本上随随便便一个都尉,就能干翻我。”

    “二流够用了,兵法呢?”

    “勉强凑合。”

    “我和路东衍准备在金川四镇修路,修路的条件就是驻军,缺一个领兵的,你敢去吗?”

    “领兵啊?”李慎果断的摇摇头,“那算了,这辈子我都不会砰军权的。”

    “你听我给你分析啊,你去了为善才放心,你爹才放心,那不是啥好日子,很艰苦的。不是驻军那么简单,你还要有胆和吐蕃发生摩擦,时不时的交交火……如果寻常的将军去了,肯定要请示朝廷,一来一回会丢掉很多战机,但你是皇子,你去就不一样了,你说打那就能打,因为有你背锅,武将们也放得开手脚。我给你琢磨了两个人,一个叫做薛定谔、一个叫做张骁。这俩人和你同去,不仅能保证你的安全,还能让你拿到很多军功,但还是那个前提条件,有黑锅得你去背。”

    “那……”李慎严肃的看着秦长青,“给我多少人?”

    “大概一万左右的样子,是分批次过去的,不是直接就去那么多人,路有多长,决定了你拥有多少人。”

    “这么说的话,将来和吐蕃开干了,我就变成了先锋部队统帅了?”

    “聪明!”秦长青顿了顿,“在怎么说,松赞干布也是我大舅哥,我琢磨琢磨,尽量和平一点收复吐蕃,能不开打尽量不打。但是逼到那步了,我肯定打到他灭国。”

    “那晚上我找稚奴哥哥喝点小酒,然后再议,最重要的还是他的意见。”

    “可以。”秦长青点点头,然后看向李福,“福儿,你最近几年哪都不能去了,我还有大事等着你。”

    “大事?什么大事?”

    “等时候到了我在和你说。”

    “咦?”李明走近一排货箱,看着场面密密麻麻的虫子,一脸疑惑,“姐夫,这是什么虫子?咋还有人贩卖虫子呢?”

    …………

    金川四镇,律贲城外,金沙江。

    一处水流不湍急的地方,狄仁杰正在钓鱼。

    身边也有一个足足两米的壮汉,一脸不服气的拿着鱼竿和狄仁杰比钓鱼。

    “小胖咂,金沙江里面不好钓鱼,你是钓不到的。”

    壮汉穿着厚厚的耗牛皮制成的皮衣,黝黑黝黑,十分凶悍,一看就是不好相与的主儿。

    狄仁杰笑了笑,“咱俩打个赌怎么样?”

    “赌什么?”

    “格尔丹,我要是能钓到鱼,你把塘孙城通商开阜如何?”

    “那多麻烦!”格尔丹拍拍腰间的弯刀,“金川四镇就你一个厉害的,我一刀把你砍了,然后打下金川四镇,我不是要啥有啥?何必通商开阜便宜你呢?”

    “格尔丹,你这话不对,你听我给你洗脑……不是,你听我给你讲个故事……”

    “我不听!格尔翰就是听了你讲的故事,背叛了家族,投靠了你和常何,还主动线上塘孙城的布防图。阿爸说了,你个糟胖咂,坏滴狠,坏滴狠,让我们全都防备你一点。”

    “格尔丹,你要相信本官的人品。”狄仁杰笑眯眯的看着格尔丹,“你既然不听我讲故事,那我让元芳跟你讲讲武德怎么样?”

    “不好,两国交战不斩来使,我承认我打不过他!”

    “……”狄仁杰:这小子看着憨,骨子里还挺精明的。

    “那这样吧,我教你钓鱼怎么样?”

    “我说了,金沙江里面钓不到鱼的。”

    格尔丹下意识的看看李元芳,发现李元芳正在擦拭一柄步枪,桌子上,还摆着一枚纸质弹药。

    眼神里露出贪婪向往的神色,然后忽然全身一激灵:那是煞器,阿爸说要远离!

    “格尔丹,你既然来赴约了,我也准备了盛宴,你就这么不给我面子?”狄仁杰把鱼竿甩了出去,然后用力的转动轮,鱼线快速回绕,当鱼钩顺着牵引到了岸边,同一条足足有七八斤的大鱼出现了。

    格尔丹眼睛猛然就亮了,他想起来一个传说,一个一直潜藏在格尔家族的传说:当有人在圣江钓到大鱼,他很可能就是格尔家族的恩人。

    为了寻找这个人,格尔家族驻守的区域内,不管是汉人还是其它种族的人,只要钓鱼就违法,但是百余年过来了,也没有一个在金沙江里面钓到鱼的。

    “想学吗?”看着格尔丹眼里的兴奋,“我教你啊!”

    “想学!”格尔丹重重的点点头。

    “想学是要交学费的。就好像你们吐蕃,传授子弟的时候,都要带着十条耗牛肉的肉干。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你教我,我帮你研究塘孙城通商开阜,我争取说服阿爸和族人。”

    “成交!”

    “这个叫做流氓钩,杆法叫做……”

    “牛虻钩?牛虻那玩意儿还能用来做名字?”格尔丹不解。

    牛虻?

    狄仁杰一笑,牛虻就牛虻吧。

    “之所以叫牛虻钩,是因为这个杆法叫做锚杆法。是我朝的武水县子武元庆发明的,我也是无意中看他钓鱼学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