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宫 > 正文 第两千三百四十三章 残阳如血
    这石像鬼大声的发出沉闷的嘶吼声,掀起了呼啸的狂风席卷,同时再次一拳砸下。

    整个众神墙壁再次剧烈的震颤,同时,上面浮现出了无数密密麻麻的符文和光线。

    一个覆盖在众神墙壁之上的巨大阵法,亮了起来。

    这阵法之上光芒流转,骤然间,众神墙壁的摇晃停止,强行稳定了下来。

    叶天倒是从这阵法之上,感觉到了一种熟悉的气息。

    “这阵法,应该和有关吧?”叶天在心神中询问秦真。

    “哈哈,是的,此阵乃是当年众神墙壁建成的时候,我亲手画下,并镌刻上去。”秦真发出了感叹的笑,说道。

    “怪不得,”叶天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叶天在天空中同样又是感觉到了一种强大而熟悉的感觉。

    叶天抬头一看,只见最高处的战场上,一条通体七彩,长达万丈的五爪神龙在天空空舒展开了身形,气色的光芒闪耀之间,这条神龙散发出无与伦比的圣洁力量。

    “七彩神龙?”叶天的目光之中出现了惊讶的神色:“这那西陇仙皇的兽灵竟然是七彩神龙?!”

    “当修士的实力达到了太乙金仙,便能将自己的兽灵传承下去,这也是那些皇朝们,可以将兽灵一代一代流传下来的原因。”

    “但这样的传承,有着很大的代价,你如果是仙皇,想要将自己的兽灵传承给别人,那么你自己就会永远的失去这个兽灵。”

    “因为这个原因,太乙金仙这个层次,一般就是意味着能够完全掌握仙灵,完全掌握道。”

    “但如果达到了大罗层次,你拥有了道,你成为了道,那么就可以不用失去自己的兽灵,也能把兽灵传承给别人。”

    “这就相当于是创造了一个兽灵,就像是当初我在泰平州州城的战斗之中,凭空创造出来了五彩飞龙,就是这个原因,只有达到了大罗层次的存在,才能有这个能力。”

    “所以当初我突破到大罗金仙的层次,成就仙帝的时候,曾经将七彩神龙的兽灵传承给了西陇仙皇,南陵仙皇,北陌仙皇以及穆淑!”

    “这就相当于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当然,也并不是可以肆无忌惮的创造,也要看那个人有没有能力接受这兽灵的传承成为仙皇,我也失败过,一位曾经立下不小战功的仙尊,就是接受不了这传承,直接陨落。”

    秦真向叶天解释道。

    “原来如此,怪不得我之前第一次见到西陇仙皇的时候,就感觉有些熟悉,原来是你们的兽灵一样,”叶天说道。

    叶天自己就有着北冥蛟,还见秦真创造出来过五彩飞龙,但是不管北冥蛟龙还是五彩飞龙,都不能算是真正的龙。

    换句话说,这些都只能算是达到了一半程度的龙,它们都只是或多或少的拥有着龙的血脉。

    但此时横亘在天空的七彩神龙,那才能算是真正的龙。

    鸿蒙榜排民第一的神兽祖龙生下三子,鸿蒙榜上排名第十一的北冥神龙,第十二的虚空骨龙,第十三的七彩神龙。

    在祖龙不出的情况下,这三位,就是无可争议的真正的龙。

    龙族天生就有着对其余灵兽的掌控和压制,此时这七彩神龙也是如此,通体光芒绽放之间,散发出恐怖的威压,充满着古老而沧桑的气息,让场间稍微弱一些的灵兽都是控制不住的瑟瑟发抖。

    而西陇仙皇此时正在进攻的,也正是对面最强大的雨兽。

    七彩神龙固然强大,但是在鸿蒙榜上的排名,可是没有雨兽那么高的。

    只见雨兽浮空而立,尾巴轻轻的摆动,高空中的狂风激荡着它脑袋后面的鬃毛飞舞,仰天怒吼之间,周遭的天空随即电闪雷鸣。

    下一刻,一道道雨滴降落了下来,但是这些雨滴却只是被限制在某一处区域之内,全部覆盖在了西陇仙皇和那七彩神龙的身上。

    这些雨滴之中似乎是冲有着极为强大的寂灭气息,竟然是将七彩神龙散发出来的光芒都是掩盖,让西陇仙皇的气势都是变得微弱了不少,似乎是落在了下风。

    而其他的战局之中,一只只强大的鸿蒙神兽也是和仙皇们战斗在了一起。

    这些仙皇的兽灵也都是鸿蒙神兽,除了和西陇仙皇一样的剩下两名仙秦仙皇的七彩神龙之外,还有齐地海逸仙皇九天青鸾。

    楚地灵威仙皇的无极天熊,燕地丹阳仙皇的黑水玄蛇,赵地灵武仙皇的天星独角兽,魏地厉襄仙皇的天苍狮鹫。

    这些鸿蒙神兽之中,肯定是七彩神龙的排名最高,接下来便是无极天熊和天星独角兽,这两者分别排名第十八和十九。

    剩下的基本上排名都是在三十左右,其中丹阳仙皇的黑水玄蛇排名最为靠后,排在三十一。

    其实场间还少了一个,只是韩地的景烈仙皇已经是陨落,叶天知道韩地传承的首领是青翼骨碟,排名三十二。

    不过这时,众神墙壁的剧烈摇晃和振动将叶天注意力从高空中转移下来,看向了眼前的众神墙壁。

    石像鬼一下一下的进攻着众神墙壁,用它那巨大的拳头仿佛擂动战鼓一样重重的砸着众神墙壁。

    众神墙壁上面的阵法在石像鬼的一次次进攻之后,也是疯狂的闪烁着。

    要知道,这阵法已经是在众神墙壁上留存了九千多年的时间,能够强行顶住石像鬼的进攻,已经是非常的强大。

    虽然看上去石像鬼的进攻短时间之内应该是不会对众神墙壁上造成伤害,但就怎样下去,众神墙壁剧烈的振动,对人族修士的防线是一个巨大的损伤。

    高空中的仙皇强者也是知道这样不行,便是强行分出了一人过来,正是那灵威仙皇。

    作为场间三位仙秦仙皇之下最强大的存在,这灵威仙皇的确还是有很大的能力的,一出手之间,很快就将石像鬼逼迫的向后倒退,无瑕再进攻众神墙壁,只能是和灵威仙皇缠斗在了一起。

    就这样,一方攻,一方守,这场两个不同族群之间,规模庞大的战斗持续了下去。

    战斗一直持续了整整三天,灵兽才终于开始退去。

    首先是围绕城墙战斗的中级灵兽个高级灵兽们自动齐刷刷的后退,下了城墙向着兽域之中撤去,紧接是神兽和诛仙神兽们,最上方的鸿蒙神兽一直等到其他的灵兽都拉开了一定的距离之后,才像是潮水一样的退去。

    灵兽们撤退了,可以说是灵兽进攻失败,人族取得了这场战斗的胜利,但偌大的战场上,却是没有人有任何兴奋的情绪。

    因为灵兽进攻,然后一番大战之后撤退,这样的战斗已经是持续了几千年,任何一个知道这种情况的人,在此时都不会觉得是人族赢了。

    从战斗的结果上来看,似乎是平手。

    但如果从战斗的损失上来衡量的话,那人族是失败的,人族的伤亡要大大的超过灵兽。

    像是之前那种仙皇直接在战斗中陨落的情况,更是可以说是彻头彻尾的巨大失败。

    这一次虽然没有出现仙皇陨落的情况,但从金仙仙尊到结丹筑基的修士,人族都是损失不少。

    战斗结束之后,人族的修士们唯一的心情就是庆幸自己竟然活了下来,然后在已经习惯了死亡的麻木情绪之中,开始清理打扫战场。

    还是和之前的惯例一样,死亡的人族修士的尸体会被聚集起来烧掉,而灵兽的尸体则是被直接从众神墙壁上扔下去,扔到兽域之中。

    整个众神墙壁之上,甚至是整个两界山上,都是充斥着一种浓郁的血腥气息,人们沉默着忙碌,就算是活着的人,也麻木的像是一具具行尸走肉。

    三天的时间下来,就算是那些新来的人们,也已经是从惊慌和恐怖开始变得麻木了。

    换句话说,是必须变得麻木,不然的话,心中的情绪波动能让人崩溃发狂。

    而叶天则是抓紧时间继续疗伤恢复。

    战斗刚刚结束的前几天,西陇仙皇等强者也都是抓紧时间疗伤,调息,恢复状态,所以叶天这边也是没有人打扰。

    不过到第三天的时候,西陇仙皇专门派人请叶天一见。

    叶天到达之后,还同时见到了南陵仙皇以及北陌仙皇。

    经过这三位仙皇的共同认可之后,然后由他们将信息回传向了帝都,等待回信便可,等到这个流程完成,叶天就算是真正的仙秦皇朝的仙尊了。

    不过,现在叶天的白龙仙尊之名已经是传播了开来,几乎所有两界山里的人族修士都知道了。

    接受了仙秦皇朝的封号之后,叶天便又返回闭关恢复疗伤了。

    几位仙皇对叶天的状态也是非常的重视,让叶天在闭关疗伤的这段时间之内,不用参与到战斗或者是任务之中。

    一个月之后,叶天的伤势终于完全恢复了。

    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灵兽又是向两界山进攻了数次的战斗,这些灵兽的进攻频次的非常的密集,基本上少则三天,多则五天,都会发动一次进攻。

    伤势一恢复,叶天便真正的投入到了战斗之中。

    ……

    ……

    半年之后。

    叶天站在众神墙壁的垛口前,向外眺望着是远处的兽域。

    夕阳西下,残阳如血。

    周遭的空中,充斥着浓郁的血腥气息。

    周围经过的修士人来人往,大家忙碌着打扫战场。

    不过每一个经过叶天的修士都会停下来恭敬的向叶天学行礼,看到叶天,因为死亡的频繁而麻木的眼神之中也会多出一些敬佩。

    这半年的时间里,叶天几乎参与了每一场灵兽的战斗,他甚至都没有受到什么伤势。

    毕竟半年前那次受伤主要是叶天独自面对了一只鸿蒙神兽的进攻。

    而在两界山战斗,鸿蒙身手都有仙皇强者对付,自然不会再出现那样的情况。

    一直持续不断的战斗,带来的是斐然的战果,这半年来,死在叶天手下的金仙层次神兽,竟然是已经超过了百只!

    这是一个非常恐怖的数字,几乎每一次灵兽进攻,叶天都会有斩杀金仙层次神兽的纪录,一次都不少,甚至还有几回一次性斩杀了数只。

    其中甚至是不乏实力达到了金仙后期乃至金仙巅峰,在诛仙榜上排名前列的强大神兽。

    一直在两界山战斗的金仙强者有很多,但是像叶天这样,拥有如此恐怖战果的,就只有叶天一个了。

    有人将自从两年半之前灵兽开始发难大举进攻两界山之后,仙尊强者斩杀的同层次神兽的数量做了个片名,叶天以三位数的恐怖数名遥遥领先第二。

    第二是一名仙秦的金仙巅峰强者,他在数千年前就开始在两界山战斗,惊讶无比的吩咐。

    而他这两年半以来,斩杀金仙层次神兽的数目是十四个。

    在他之下,甚至都还再没有能斩杀到两位数以上,最多也就是八只了。

    这样一对比,便是能彻底的显现出来叶天的这个数字到底有多么恐怖,才半年的时间,就已经是达到了别人的十倍还多,仅仅只是零头,都是超过第二名了。

    最关键的是,能够在这个玄尊的榜上有名的,基本上都是在金仙巅峰的实力,再不济也是金仙后期,而最耀眼的叶天,竟然只是金仙初期!

    才金仙初期,就已经是杀遍了金仙层次无敌手,人们都开始期待叶天如果突破达到金仙中期层次之后的情况了。

    虽然叶天现在还没有能够达到金仙中期,但是两界山的人们还是自发的,给叶天在白龙仙尊的封号之外,又是起了一个尊称:“最强仙尊!”

    是的,就是最强仙尊,而且没有之一。

    在这样的耀眼战绩之下,甚至就连那些还实力在金仙巅峰的存在,都是自愧不如。

    这样的称号和战绩带来的影响就是,仅仅半年的时间,如今在这两界山,除了八名仙皇之外,叶天已经俨然是公认的第九人,仙皇之下的毫无争议的那个寡人。

    “白龙仙尊,”严天宇和屈正平走了过来,恭敬的向叶天行礼。

    叶天转过来,看到两人轻轻点了点头。

    这半年里,像是严天宇还有屈正平等人都是基本上跟着叶天行动,他们自己的运气足够好,再加上叶天也有照顾帮助,虽然有几次受伤,但是好歹也算是活到了现在。

    “韩长老怎么样了?”叶天问屈正平。

    在今天的战斗之中,韩长老受到了极为严重的伤势,情况有些不妙。

    “陨落了,”屈正平叹了口气说道。

    叶天沉默着微微摇了摇头,这半年来,当初雷火观一起来的人,已经是有很多都陨落了,其实大家在这两界山战斗,都要习惯生死别离,像是雷火观的这些人,因为有叶天的保护,其实已经是度过了很多正常情况下会必死的局面。

    这半年来,叶天做的事情浓缩一下就是两件事情。

    杀灵兽,救人。

    除了雷火观的人之外,叶天也是尽全力在帮助其余的那些人族修士。

    这也是叶天如今能够拥有如此名气的一个主要的原因。

    “韩长老走的时候,是清醒的,他并没有什么难过,甚至很满足,”屈正平感叹着说道:“这半年来跟着仙尊大人您在两界山奋战,我们其实都很满足了,就算是下一次战斗就被灵兽杀死,也死而无憾。”

    “我也是,”严天宇认真的说道,顿了顿,严天宇像是想起来了什么,说道:“对了,仙尊大人您还记得您刚来两界山的时候,遇见的那个要害我们的家伙吗?”

    “有印象,是叫刁越吧,”叶天说道。

    那一次严天宇等人外出提前发现了灵兽的踪迹,立下了巨大的功劳,甚至还都安然无恙的返回,这让那希望严天宇等人全部死在外面的刁越无比的气愤不甘。

    但在叶天回来,并名声传播开来之后,那刁越知道这惹不起,便完全销声匿迹躲起来了。

    包括严天宇等人都再也没有见过刁越。

    “我也是刚才偶然的听说,在今天的战斗之中,那刁越战死了,被灵兽所杀。”严天宇说道。

    叶天完全没有在意过这个人,因此心里并没有任何的想法,每一次战斗在两界山的死的人都太多了。

    而严天宇和屈正平倒是都有些感慨,不知道是出于同为人族,知道有一个认识人陨落的消息而感觉到悲凉,还是觉得曾经有过的那些过节,而比价希望看到此事的发生。

    “不过这半年来,大家都是觉得,灵兽的进攻开始渐渐的没有以前那么强。”严天宇换了个话题说道。

    “嗯,之前我不知道,但七个月之前我亲眼见到的两界山第一次战斗之后,这七个月来,灵兽的进攻无数次,但每一次的规模的确是都不如那一次了。”叶天说道。

    “是的,在那次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鸿蒙榜排名前十的鸿蒙神兽了。”严天宇说道。

    “有个传言说,是因为仙尊大人您斩杀灵兽斩杀得太多,灵兽已经是害怕了,”屈正平笑着说道。

    “这就太夸张了,绝对不可能,”叶天轻轻摇着头认真的说道。

    这半年来,他的确是斩杀了大量的神兽,但叶天的心情却反而越来越凝重。

    和灵兽战斗的时间越长,叶天就越发感觉到兽族的强大,一百多只金仙层次的神兽,但是灵兽们确实好像完全不受影响,那兽域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无底洞一样,永远都有层出不穷的强大灵兽出来,向两界山发起进攻。

    整个万兽疆界之上,所有的人族修士加起来,估计也就是数百名达到了金仙层次的仙尊强者,

    看目前的状态,兽族好像完全不在乎这一百多只强大神兽的陨落一样。

    虽然不知道兽族的力量到底有多么强大,但目前叶天能够确定的是,兽族的力量,的确是大幅度的领先于人族。

    叶天最初决定来两界山是因为在这里有大量的战斗,可以消除他之前修行所带来的隐患。

    在这半年频繁的战斗之中,那些隐患已经被成功的彻底消除,叶天的修为甚至得到了不小的增长,叶天感觉自己已经是即将要突破到金仙中期了。

    消除隐患之后,叶天其实就可以离开了,但就是因为看到了兽族的强大,和人族的艰难处境,让叶天并没有在消除隐患之后就直接离开,而是继续投入到了在两界山抵抗灵兽的进攻之中。

    不过叶天也知道,靠自己的力量,是不可能扭转人族和兽族的实力差距的,他还需要提升自己的实力。

    因此叶天决定,只要自己突破到金仙中期之后,就离开两界山,去其他的地方专心修行。

    几人说话之间,天色已经是完全暗了下来,整个两界山都笼罩在了夜幕之中,只有极远处焚烧人族尸体的火堆,正在熊熊燃烧,在黑夜中看起来非常的明显。

    因为死去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一两天竟然都是烧不完,当之前的尸体烧的差不多了,又一次的战斗爆发,又是多了无数的尸体。

    自从叶天来了两界山之后,那里焚烧人族修士尸体的火焰,竟然是一天都没有熄灭过,几乎是已经变成了众神墙壁之上一个固定的景象。

    每当黑夜,燃烧的火焰在黑暗中看起来极为的明显,在高空中的大风吹拂之下,火势熊熊,就像是那些死去的修士,在用尽生命中的最后一点点力量,发出自己的声音。

    叶天的心头微动,突然间感觉自己的修为出现了一丝波动。

    叶天顿时眼中神色一变。

    这是要破境的征兆!